泰坦尼克号6名中国幸存者遭驱逐(泰坦尼克号幸存者回忆)泰坦尼克号幸-澳客足球竞猜

泰坦尼克号的故事相信大家都听说过,电影《泰坦尼克号》中罗丝和杰克的凄美爱情也让我们动容,但我们不知道的是这部巨作的灵感来源是一个中国人,他是罗丝的原型,这名中国人以及其他五名中国幸存者逃过劫难后却惨遭驱逐!

泰坦尼克号6名中国幸存者遭驱逐

1912年4月15日,号称世上最大、永不沉没的“泰坦尼克号”游轮在它的首航中撞击冰山后沉没于北大西洋海底。

100多年过去了,围绕船上的700多名幸存者和1500多名遇难者的故事以各种方式被讲述,并重复。

从2013年起,旅居上海的英国纪录片导演罗飞(arthur jones)和美国海事历史学者施万克(stevenschwankert)率领一支20多人组成的拍摄/研究队伍,前往世界20多个城市,历经1825天的寻访调查,终于在历史的缝隙中打捞出一段早已被抹去的历史,一段属于“泰坦尼克号”上6名中国幸存者的故事。

近日,纪录片《六人》在内地热映,该项目启动于2015年,源自他们无意中发现一份1921年泰坦尼克号首航的乘客名单,在一张三等舱船票上有8个中国乘客的名字,其中6人因有水手经验而得以幸存。

但这些幸存者却由于当时的排华环境,曾受到不公平的对待,在那场世纪悲剧中被忽视甚至遗忘。

《泰坦尼克号》罗丝原型是中国人

很少有人知道,称霸影史的《泰坦尼克号》,最初的灵感来自一个中国人的经历。

大家印象最深、最催泪的一幕,一定是罗丝和杰克永别……罗丝万念俱灰,孤独地躺在海上的一块木板上,等来了救援队。

然而,在真实的巨轮沉没之夜,没有美丽的罗丝。躺在这块木板上被救援队发现的,是一个叫方荣山的中国人。

在这场被反复提到的世纪灾难中,有6个中国人幸存了下来。其中5名幸运地登上了救生艇,方荣山是唯一一个跳海之后还被救援的。

他们身上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故事,当时的西方没有人关心。在他们眼里,三等舱的“下等华人”竟然幸存了6人之多,一定是用了不光彩的手段。

直到近年,一位叫罗飞的英国导演在上海组建了一只团队,调查走访了幸存者的后人,并拍摄了一部纪录片《the six》(六人-泰坦尼克上的中国幸存者),试图还原这段历史的真相。

泰坦尼克号幸存者回忆

自己是泰坦尼克号的幸存者,方荣山连儿子方国民都没有说。

方国民还是从自己的表弟那里得知,自己的父亲曾登上过一艘很有名的大船,那艘船撞上了冰山,他死里逃生。

1912年,广东人方荣山和其他7个中国人lee bing、ali lam、chang chip、choong foo、lee ling、ling lee和len lam一同在英国登上了泰坦尼克号。

此时,他还不叫方荣山,登船记录上,他的名字是fang lang。

他们都是英国唐纳德公司雇佣的香港海员,公司为他们购买一张三等舱的团体票。

20世纪初的香港海员基本来自广东、宁波、海南等沿海城市,因战乱逃到香港求生。当时没有中国轮船,所以他们只能给外国轮船做事。

中国人在船上只能打最低级的工、做西方人不愿干的活,但工资却只有其他人的五分之一。

虽然去美国也是继续在船上打工,但方荣山还带了西装领带等正装。

因为他与同登上船的len lam、lee ling是好友,其中len lam是预计要在美国结婚的,方荣山是伴郎。

三个人并不打算一辈子当海员,他们计划将来要去俄亥俄州做生意,改变自己的命运。

但只有方荣山等到了这一天。

灾难到来之际,8个中国人从三等舱跑了出来。其中4人坐上了没满座的c号救生艇,另外一人在船头坐上了救生船。

而方荣山和朋友们只能选择坠入大海。

直到唯一一艘折返的14号救生艇在木板上发现了方荣山。

“当时我们都以为他死了。”救生艇上的乘客夏洛特·科列说:“我们朝他大喊,但他一点反应都没有。”

当救生艇指挥官哈罗德·罗威与乘客们把他拖上船后,他很快恢复了体力。当发现身边的船员因劳累过度快要晕倒时,他主动接过船桨划起船来。罗威说:“他看起来像个英雄!”

方荣山是泰坦尼克号乘客中,最后一位被救起的人。

虽被获救,却不被允许登陆。这些被救回来的中国人,说幸也不幸。

虽然方荣山被短暂地称为英雄,但最后他还是和他的同胞一起,被打上了“卑劣”的标签。

当时的美国,排华运动甚嚣尘上。在利用完华工建造太平洋铁路后,美国不再需要大量他们,于是通过塑造“华人是劣等民族”、“华人抢占了美国人的工作”的印象,逼走华人。

《排华法案》的施行,更让这股民间情绪演变为官方政策。

1912年4月22日,《申报》报道了船上的这几个中国人,称他们偷偷躲在救生艇底,后来被人发现。

这个说法来自泰坦尼克号的老板——英国白星航运公司的主席j·布鲁斯·伊斯梅。他曾说泰坦尼克号绝不会沉没,并把船上救生艇从48个减少到16个。

伊斯梅与c号救生艇上的中国人同船,他说自己在下船时,发现有4个黄皮肤的亚洲人躲在座位下。

还有一种说法,是这些中国男人假扮成了女人,所以才能上救生艇。

泰坦尼克号的三等舱乘客获救比例,只有不到1/6,有些国家的乘客全部遇难。8个中国人却有6个活了下来,还全是男人——在西方人眼里,不是因为他们勇敢或幸运,而是因为卑鄙。

于是舆论大肆攻击这些华人的贪生怕死,赞扬白人水手的勇敢。

美国对华协会特别理事亨利·福特告诉《纽约时报》:“在中国,救人的顺序以男人为先、儿童次之、妇女最后。因为在中国,男人的地位很高,孩子失去亲人可以找人领养,女人没了丈夫则注定潦倒一生。”

他看上去像是为中国人的获救做辩解,实际却肯定了“中国人夺走了妇孺们的救生机会。”

那事实是怎样呢?

《六人-泰坦尼克上的中国幸存者》的调查员以1:1的比例还原了c号救生艇,在乘坐了记录上所有的人员之后,根本不可能存在“藏了4人且没被发现”的情况。

而泰坦尼克号的救生艇分为“仅限妇孺乘坐”和“优先妇孺乘坐”两种。后者在没有妇孺等待上船之后,是完全可以搭乘男性的。这几名中国人和和同为男性的伊梅斯乘坐的是一艘救生艇,根本不存在抢占妇女儿童的逃生名额这件事。

实际上,在这场灾难的700多名生还者中,有一半都是男性。尤其是头等舱,生还率62%,远远高于二等舱和三等舱。

西方媒体口中的“女士和小孩优先”,不过是美化了实质上的阶级优先。

但这些住在三等舱的中国人,并没有为自己辩解的机会。

在《排华法案》之下,他们不被允许登上美国大陆。

被救回的当晚,他们被晾在在救生船上度过了难熬的一夜。第二天直接被带到了纽约的9号码头,登上了安妮塔号水果运输船,前往古巴继续打工。

即便刚刚经历了海难,他们也没有喘口气的机会。

展开全文
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和用户投稿,文章中一旦含有澳客足球竞猜的联系方式务必识别真假,本站仅做信息展示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,如有侵权或涉及法律问题请联系澳客足球竞猜删除

最新文章